一颗鱼草

期中考试要加油诶。
想要家长的奖励啊。
嘿嘿。

秦岚(托腮_撑桌):
天干物燥,老想抱人;
清凉一夏,来个抱抱?

我(趴在桌上):
敲级想抱那种小小一只的啊~
感觉心里敲――级满足――

秦岚and我(对视一眼_交换眼神_握爪):
是吧是吧,小小一只敲级好抱!
/我还喜欢很大一只的敲级有安全感!

白鹄(搞摄像机中):
emmmm有本事秦岚你就去抱啊。

秦岚(秒变面条人_扑过去_╭(╯3╰)╮):
好啦好啦小白鹄,那只是我想抱的类型,而你——

秦岚(突然认真_笑得敲苏):
是我另一半的类型啊。
一辈子只有一个的那种。

我(激动_转头_面壁_姨母式微笑):
我敲敲敲敲我磕到真的了!
岚哥你注意一下你的腰!
o(*////▽////*)q

白鹄(撇开头_耳尖发红):
闭嘴吧你,滚一边去,我要拍照。

秦岚(死皮赖脸_敲级开心_因为自己老攻害羞了_还死要面子):
怎么,你不是要拍我咩~

――

麻麻,我不要当文手字手更别提画手了!
我觉得我还是当段子手吧呜呜唔。

【梗源是某一天我和同学聊天时突然想抱个人嘿嘿。】

――

白鹄三连:
闭嘴吧你。
滚一边去。
我要拍照。

【白兰地】付君心





〖额,算有上篇的,建议搭配食用。〗


〖是哪段时期我没有具体想,反正是非友人的时间段吧。〗

〖至于这个大宅在哪我也不知道hhhhh。〗

〖别管bug!!!写的很烂可以提建议但是请不要非常严厉地训我因为我有一颗脆弱的玻璃心hhhhh。〗





――





隔日。


还是那个拥有多功能的大宅。

“呐,小白鹄,其实上次你说出那句话的时候我心里还是有点不舒服的。

“不过嘛,我们小白鹄上一个喜欢的人也就是你的初恋情人貌似已经被拐走了吧?

“那我们小白鹄就一定不会出去乱搞啊,像你这种人,怎么可能嘛~”

秦岚盘腿坐在床上,衣领顺着他的动作向着左肩滑下,摆摆手尽是一副得意的模样。连脸上的笑容也张扬得过分。

白鹄倚着门,看着那人在他床上肆无忌惮,竟也没有发怒,只是平淡地答(还是读二声)应他:

“哦?你怎么知道我就不会是那种人?”

秦岚顿了顿,嘴角张扬的弧度也放了下来,满脸沉重,回望着白鹄。不过也就一瞬,他又变回了日常里那个没心没肺的样子。

“嘛嘛,别开这种玩笑……”

白鹄也笑了,蛮灿烂的。

“什么啊,我们流连于百花丛里的岚少也会有紧张的时候啊~

“好了好了,不逗你,我的第一次和以后的无数次都是你,不是吗?”

秦岚还想着活跃一下两人之间的氛围,冷不丁听见这句约等于想要一辈子在一起的话。

愣了。

半晌。

秦岚埋着头,看不清他的神色。只听他用一种分外冷静的语色吞吞吐吐地问道:


“真的吗?你……不嫌弃我吗?

“我配不上你的。”

白鹄也没想到自己这句斟酌了许久,以为能得到自己想要的答复的话,让秦岚想得这么多。

白鹄依旧靠在门框上,两臂交搭抱在胸前。但见他正了正色,用那对淡金色的瞳眸一错不错地望着秦岚。

一字一句满是认真的说:

“秦岚,我说过了,我喜欢你,不是在可怜你,我白鹄从不会可怜人。

“所以是我喜欢你,是我想和你在一起,我不知道未来到底会不会像我许诺的那样,但,我想看到的是现在。

“你觉得你很差劲?是,以前的你是很差劲,可现在的你不是,你不再是那个市井混混般的浪荡子,到处左拥右抱,酒绿灯红,你已经有了学业,你还有了事业。

“我从不会觉得你配不上我,我也不算什么富家公子,书香门第。对,我和你或许并不是一路人,门不当户也不对,可为什么爱情一定要你哪哪配我我哪哪配你?明明只需要你情我愿。

“我管你是什么样的秦岚,反正你还是我的那个秦岚,那个小时候教我不学无术的秦岚,长大后和我纠缠不清的秦岚。而以我现在所持有的滤镜去看以前你对我和方塘做的事情,或许我还会觉得你幼稚可爱到过分。

“说实话,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偏偏就看上了你,不过,这种感觉我一定不会讨厌。

“所以,陪我到未来吧。

“有我们两个人的那种未来。”

秦岚也没有想到,平时不多言不多语的白鹄,为了他,竟许下如此郑重的承诺。

不过片刻,他抬头又换上自己那副『放荡不羁』的笑容,变成面条人软绵绵地扑向白鹄,在白鹄双臂拥上他的一瞬,道出了两个人的决定:


“好啊。”



――





其实就是想苟一下前天晚上想到的白兰地,然后发现写的十分短小(无奈)不过这爱情我还是很赞的。


因为同学关系里的鹄岚两人我磕得比较早了,且非友人还没有完结,所以恐怕会有ooc。


〖两篇的排版我觉得应该都有问题想哭(╥﹏╥)〗


【白兰地】晚安




白鹄x秦岚





白兰地,鹄岚。





〖额,有点渣渣车,短小。〗



夏夜。





开了制冷器(中央空调)的大宅。





适合避暑。





适合调情。





也适合两人之间的第一次做爱。



“哈、啊嗯~小白鹄、你是嗯~第一次对吧?啊……”





秦岚整个人环在白鹄身上,背后是浴室泛着热气的墙壁。热水还在顽强地从花洒往地面喷去,浮起一层层的白雾,朦朦胧胧的。不过,浴室里那两人的发色依旧那么显眼,一晃一晃地生怕别人不知道他们在做什么。





听见秦岚这话,白鹄干得越发用力,先是长臂向上一捞,免得那人一个心大就摔下去,后又凑过去闷闷地答(读二声)应他:





“呵,你觉得我会是第一次?”





不得不说白鹄还是白鹄,那个导演系的高材生,对如何用说话的声音、语调拨撩人心可谓信手拈来。





而我们岚少还是岚少,那个拽拽的登徒子,对这种自己对象死要面子的表现不以为意,在即将高潮时出其不意地用力一夹,两人双双攀上欲望的顶峰。





又见秦岚扫了扫自己被汗和热雾沾湿的额发,眨了眨那对泛着情欲的红眸,用那十分欠揍(cao)的语气伏过去笑道:





“哎呀呀,小白鹄,不是第一次也那么快,该不会你前任就是这样不要你的吧?”





“来了,那个表情~我们小、白、鹄生气的表情也那么好看呀~”





白鹄的脸更黑了。





伸手关掉热水,一语不发捞起那人,也不去理会他手脚不知道放哪儿四处拨撩的举动,一步一步走向卧室。





随着走动的幅度以及秦岚扭来扭去的动作,白鹄埋在秦岚体内的【哔――】也时不时触到那点,惹得秦岚慢慢安分了下来,只是默默扭头转向白鹄,鼻息扫过他的脖颈。





除了睡觉,这还是头一回见他那么安生。





白鹄抱着秦岚到了目的地,就将秦岚放在了床上。





毕竟在浴室里搞对身体不好。





白老头子这样想。





“小白鹄,怎么,生气了~那你的小岚岚肉偿好不好~”





“闭嘴吧你。”





小白鹄还是这样冷淡啊。





秦岚无可奈何地想。





不过,某人嘴上说着不太想要,后半夜依旧传来了『肉偿』的声响。



蝉知了知了地鸣唱,





床吱嘎吱嘎地应响,





人吱呀吱呀地乱叫,





夏天的风,依旧那么暖。





而有你的夏天,依旧那么欢喜。



晚安。





『磨糖喜欢维克多很久了。』
――
七夕虐狗最后一波QAQ
原句应该是『陌陌喜欢维克多很久了』。为了特殊一点都用了两人的桥牌ID ~
希望不要介意。
七夕快乐,狗粮令人沉思。

呜呜唔终于把昆虫记看完了TAT
在这里先敬法布尔一杯,敬法布尔大大您是条汉子!
fly的那种真的很恶心+可怕啊啊啊啊!
想不出来他是怎么把『绿蝇』那章写下去的QAQ
但是金步甲『开膛破肚』那个写的很棒!我觉得ok!
赞美一波法布尔大大还有译者大大!

六字妖言:对不起,我爱你。
――
七夕快乐,顺带会写篇关于『六字妖言』的小甜文。

你有的亚子,人家都喜欢~

浏览器上看到的情话,不知道作者是谁,原图还被我删了......(一个白眼给自己)

祝大家七夕快乐!

『被窝里说我爱你。』
这次是 @井岭玖麻 太太的《今晚吃鸡吗》里【28】话提及的内容!
是喻黄哦QWQ
甜甜的!
――
字丑不要在意,我会努力努力改变自己~咳

占tag致歉

『我不知道喜欢你的理由,但你是我不喜欢别人的理由。』
在鹤太 @wehip 那里看到的云亮情话QWQ
http://wehip.lofter.com/post/26e8f3_12e5032d3
【云亮】《论秀对象,我从来没输过》
不清楚是不是原创但是我就是打了云亮tag咳咳
――
侵权必删
占tag致歉
――
p1原图
p2『哥特风』
p3『流金岁月』
p4『油画』
【屏幕小的孩子非常幸运因为我是用自己的小手机编辑的所以屏幕大的孩子就悲催了(无奈)。
唉,看了成品我也没想到会是这个样子......觉得稍微缩小点会好看点,所以我还是很无奈。
最后,深受我们班学委荼毒的我高呼――绿色塞高!